信息资讯

发布投稿

关注微信

客服热线

0559-2621317
  • 广告
  • 天路茶香飘四方

    2021-11-16 10:27:58

       作者:吴宪鸿

    阅读:2655

    评论:0

    [摘要] 天路香茶飘四方吴宪鸿深秋季节,汽车上了长陔岭,奔向狮石。突然,车子停下,廖总对我说:“快20年了,这公路动工时,我的企业就承包了这一标段。后来,去狮石,这条路我跑过无数次,可狭窄、不平、不时有落下来的石头。前不久,拓宽改造工程竣工,这路焕然一新,看,路面宽阔,硬化平整,装了栏杆,路里悬崖险恶处还蒙了防

    天路香茶飘四方

    吴宪鸿

    深秋季节,汽车上了长陔岭,奔向狮石。突然,车子停下,廖总对我说:“去狮石,这条路我跑过无数次,可狭窄、不平、不时有落下来的石头。前不久,拓宽改造工程竣工,这路焕然一新,看,路面宽阔,硬化平整,装了栏杆,路里悬崖险恶处还蒙了防护网,虽是高山公路,坐在车上,还算平稳舒适吧!”

    雨后初晴,放眼望去,近处如绵羊般的白云匍匐脚下,在山风的推动下紧贴连绵山峦,慢慢地从山谷飘浮上升,远处薄纱般的浮云覆盖群山,朦朦胧胧,若隐若现。车子在云上前行,车子朝天边开去,——徽州天路,名副其实!

    云雾渐渐散去,望窗外,一众小山,郁郁葱葱,犹如绿色的海洋。随着车子的晃动,肃静的群山,像绿色的波浪,不断涌动着。太阳出来了,照亮群山、峡谷、溪流,金光闪闪。那一线闪亮的,是溪流;那多个白白的火柴盒样紧连在一起的,是山村。哦,绿树丛中有点点红色,那是枫树吧,红似火焰,灿如云霞,在阳光下熠熠生辉。我情不自禁赞叹道:“这一路风景独特,真美!”廖总很同意:“是啊,是啊,春夏秋冬,美景也不同啊!”

    人称之廖总,大名廖美发,是位企业的董事长。他才48岁,身为老板,衣着普通,平易近人,朴实率真。听说我要采访他在狮石做的企业扶贫工作,他连连摇头:“没什么,没什么可写的!”接下来,我也曲折迂回,各种各样地跟他聊,总算了解了他的有关情况。他老家是温州的,七十年前,其祖父和父亲来到徽州谋生,辗转多地,后落脚桂林镇的吴山铺。在廖美发的身上,既有温州人敢闯敢干的基因,又不失徽州人踏实精明的性格。他十几岁跟着姐夫外出闯荡,成年后回歙县创办企业。本世纪初,狮石村想把木材、毛竹运出大山,村干部联系到了廖美发。他知道,狮石偏僻,是县里的边疆地区,如果能把资源变为财富,能使村里增加收入,何乐不为?当时他与村里有置换协定,就是先由他们的企业开劈一条通出山坞的道路,换取一些木材和竹子,但最终因没有外出公路,运输困难,而国家加强了森林管理,之后的工作无法继续进行。不做木竹生意后,廖美发瞅准蒸蒸日上的建筑业,成立公司,转行搞建筑,从黄山脚下到市中心,从歙县的鸿基商贸城到经济技术开发区,从屯溪至芜湖的高等级公路到农村高山公路,都有他们的工程,企业渐渐做大做强。

    image.png

    看美景,拍美照,转身上车继续前行。廖美发打开保温杯,热气腾起,一股茶叶清香扑进我的鼻子,我忍不住赞叹道:“嗯,香味来了,好茶!”他笑笑说:“这就是我们公司的茶叶。”

    廖美发又打开了话匣子。2012年,当建筑业方兴未艾时,他却觉得从事此行业的企业趋于饱和,竞争激烈,像他自己这种中小企业,时间不长就会败落在大企业面前的。经多处考察,决定转型,而歙县是茶叶大县,资源丰富,后劲颇足,2013年,他就在歙县经开区成立了安徽中翠茶文化发展有限公司。本县大大小小的茶叶企业多,他另辟蹊径,走的是有机茶、高端茶之路,有绿茶、红茶、白茶、乌龙茶、即溶茶等等;请来各地制茶高手,如武夷山制作乌龙茶的、祁门制作红茶的顶尖人物,负责和指导茶叶制作,以保证风味,提升品质;销售势头强劲,抵达香港、东南亚、欧美、俄罗斯等“一带一路”沿线国家和地区,去年年产400吨,虽有疫情和“七七”特大洪水的影响,损失巨大,但还上交税收450万元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喝了一口茶,廖美发咂咂嘴,似乎又在品尝味道:“哦,等会到了村委会,有我们产的狮红茶,给你泡了喝!”“什么,是狮石的茶叶?你怎么到这儿来开茶厂啦?”我有些不解地问道,“你是忘不了狮石,忘不了这儿的老百姓吧?”他沉思几秒,坦然地说:“我是记着狮石,到这儿搞木料的时候,我就知道这儿以前是红区,是革命老区,可我该为老区人民做点什么呢,心里没个主意。三年前,曹队长找到我,做了工作,是他又把我拉到了这里。”

    2017年4月,歙县政协副主席曹健受组织委派来到狮石,担任驻村第一书记、扶贫工作队队长。他经过调查研究,集思广益,首先走出三步棋:加强基础设施建设,对狮石村至营川村的7.5公里公路进行拓宽改造,建成狮石村党群活动中心,建起了通讯信号塔,修建了温泉谷入山栈道,进行美丽乡村建设,村容村貌大为改变;挖掘红色历史,收集红色故事,勘察红色遗迹,打造红色基地;扬长避短,将山区的各种资源优势,转化为产业优势,在毛竹、茶叶、箬叶上下功夫。毛笋可制作笋干,和箬叶一样销路不错,可茶叶有些问题,一因这儿是高山茶,采摘期迟,市场上收茶的价格已经普遍下降了,二因当地没了茶厂,各家各户制作不方便,质量得不到保证,所以有些人家宁可干其他的,则把茶园抛荒了。2018年底,听说中翠公司在岔口那儿流转了一些茶园,专门打造有机茶,曹队长就找到廖美发,开门见山,要他去狮石,在茶业扶贫上做做文章。狮石的情况,廖美发当然熟悉,海拔800米以上的茶园,茶叶品质应该是好的,可收了鲜茶叶,再运输到县城公司来加工,却是不现实的。谁知曹队长早考虑好了,他说村里有个老茶厂的,租赁下来,维修维修,安装新设备,就可以开工的。他答应了,说干就干,跟着曹队长接连跑了狮石多次,察看茶山,商定老茶厂维修事宜,决定在这儿制作红茶。那天是2019年农历正月初三,他和曹队长又跑狮石一趟,落实各种事宜,初八他外出订购茶叶制作设备,15天后到位。当年收购茶叶,价格比外面其他收购点高不少,茶农们满意得笑了。同时,曹队长做工作,村里把船山和坞头的一些茶园流转给中翠公司,村里组建了歙县狮红茶叶专业合作社,对茶园进行管理,用的是公司提供的有机肥,灭虫害则插上黄板,安装太阳能的捕虫灯,以进一步提升茶叶品质。今年,用狮石的高山鲜茶制作的红茶,经专家鉴定,认为好过某县品牌每斤1200元的红茶。转任狮石村乡村振兴工作队队长的曹健和廖美发很高兴,商议马上注册商标,就用“狮红”二字,后因此名已被人家注册,联想到徽州天路狮石段正在拓宽改造,就添加二字为“天路狮红”牌,很快注册成功,有了单独的品牌,纳入出口外销之列。“天路狮红”——此茶产自“狮石”的“天路”之上,表明高山茶品质好,“红”则一是纪念这儿早年为“红区”,二是预示“红红火火”,这商标磅礴大气,寓意深刻。

    image.png

    廖美发的中翠公司来到,给狮石的茶业带了新气象,村民们加强了自家茶园的管理,产量提高,收入增加,而在流转茶园里做工的村民,也有了额外的打工收入。正如曹队长所说的:引进中翠公司,茶农收入自然提高,村里出租茶厂每年也有23000元的进账,而中翠公司,开发出品牌茶叶,效益良好,真是“三赢”啊!

    到了石狮村村委会,廖美发叫拿出“天路狮红”来泡给大家喝。我没有品茶的习惯,一时难以找出评论的词语,但茶汤微红纯净,喝进嘴里,似乎有自然蜜香,隔一阵,满嘴更有微微的甘甜。我对廖美发说:“你为老区人民做了一件大好事!”他摆摆手:“一般般,一般般。作为一个有二十多年党龄的党员,我应该为脱贫攻坚、为乡村振兴做点事。”

    问及以后的打算,廖美发激动起来,不假思索,脱口而出:“一年前,西藏错那县的藏族同胞来我县考察,之后我们歙县的十几位茶叶企业家回访西藏,到了错那县勒乡等地,捐赠了一些资金和茶叶,参观了那儿的茶园和茶厂。藏茶和我们这边的茶叶不同,但需要量很大,我们当时就设想,可以在那边开辟茶园,——这方面已有成功的例子,我县的茶企老总徐美君女士共捐出‘翠绿一号’茶苗10万株左右,母穗1000多斤,空运至藏区,县里派技术员过去指导,已经种活,长势旺盛!下一步,我们几个茶企考虑,可以去那边大力推广种植徽茶,而在歙县本地,可以学着制作藏茶,再运往西藏,总之,要为西藏的茶业发展作一点贡献。另外,在西藏,我们去了边防哨所,战士们为了保卫国家,既要经受大自然恶劣环境考验,又要面对虎视眈眈的妄想侵占我国领土的邻国部队,解放军们忠于祖国、竭诚奉献、顽强战斗的精神一直感动着我们。想想守卫边疆的战士,我们没有理由不为祖国的发展作出自己的努力和成绩!”

    中翠公司,已在岔口高庄等地流转了茶园,南屏、新溪口、雄村等地流转茶园的事情还在洽谈之中。该公司既要开辟更多的有机茶基地,也会给当地农民带来更多的实惠。

    去西藏,廖美发亲临青藏天路,满眼苍茫、高远、壮观;到狮石,他更跑过无数次的徽州天路,一片苍翠、瑰丽、雄壮。以“天路狮红”为代表的狮石品牌茶叶,已从徽州天路走上全国,走上世界,预示着狮石的未来会更美好,更火红!

    精彩评论文明上网理性发言,请遵守新闻评论服务协议

    共0条评论
    加载更多